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shutxt.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少年卫斯理》 (十一) 三姓桃源

    我师父的屋子,我自然再熟悉也没有,自从拜师学艺开始,每天午夜时分,我都会到这里来,接受严酷得残忍的武术训练方法很多时日之后想起来都奇怪自己何以居然没有被“折磨”死,反倒练成了一身好本领。莫非人一定要经过这种痛苦的阶段,才能成器?
    (玉不琢,不成器。如果玉有感觉,在被雕琢之时,也怕绝不愉快,又或者,玉本身根本不想成器,那不是冤枉得很吗?)
    (玉是没有感觉的,所以可以不理,但人是有感觉的,其实很应该多问问人的感觉如何。)
    (忽然来的感慨,还是由那个儵和忽替浑沌开窍,却把浑沌开死了而来的和整个故事无关,可以不理,或者是看了之后,好好想想。)
    师父屋子中的一切陈设,全是竹子制造的,手工十分粗糙简陋以前我一直不知是甚么原因,这时,和香妈、况英豪、祝香香一起走进来,再见到了我熟悉的那些竹家俬,自然明白何以它们如此粗陋,不论是桌是椅是架子是卧榻,只要轻轻一踫,就会“吱吱”响,像凳子,若是坐下去,发出的声响,简直像是在痛苦地呻吟!
    师父自然就是为了要听竹子发出这种痛苦的声音!
    他对姓祝的有刻骨的仇恨,想像之中,把仇人压在身下,听他发出痛苦的呻吟声,那是何等痛快的事!
    虽然那时我还只是少年,可是也很感到师父的心理状态不正常,到了可怕的程度。
    这时,我们都只知道极少的事实,知道的是︰王天兵是香妈的师兄,而香妈嫁了一个姓祝的,所以王天兵就恨竹(祝)子。
    要是会编故事,就这一点点材料,也就可以编出一个故事来了。可是编出来的故事,怎么也比不上自香妈口中说出来的那么离奇。
    进了屋子之后,香妈伸手按在一张竹制的桌子上,那桌子这时发出了“吱吱”声响。况英豪想坐下去,竹椅发出的声响,把他吓了一大跳,忙不迭站了起来。神情讶异莫名。
    我向他解释︰“因为他恨姓祝的,所以故意要听竹子发出的呻吟。”
    祝香香咬著下唇︰“妈,为甚么要进这屋子来?有甚么说话,在外面说不好吗?”
    香妈略等了一会才回答︰“好,你们先出去,我随后就来!”
    自从和祝香香同学以来,我见过她的许多神态,或是娇柔、或是妩媚、或是轻嗔薄怒、或是笑靥如花,都各具美态,叫人看了还想看,而在看了还看之后,还会随时都回想。
    可是这时,祝香香的神情,却实在叫人不想多看她一眼她俏脸铁青,虽然是板著脸,可是眉宇之间,又有一种极度的厌恶。她母亲的话才一说完,自然是由于她心情极恶劣的缘故,竟然连礼貌也不顾,一甩手,转身就冲出了屋子去。
    况英豪自然立时跟了出去,我犹豫了一下,望向香妈,香妈的神态十分疲倦,向我挥了挥手,示意我也离开。
    本来,我还想说些甚么的,可是她的神情,表示得再彻底也没有她要单独一个人,不想有任何人在她身边,她只想一个人独处!
    所以,我没有说甚么,倒退著出了屋子,才转身。
    祝香香离开了屋子之后,一口气不停,急步走出了院子,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脸色仍是阴沉无比,况英豪在一旁,没做手脚处,不知如何安慰她才好,甚至向我投来求助的眼神。
    我自然也没有法子。于是,祝香香站著不动,只是大口吸气,大口呼气。我则缓缓踱步,况英豪围著祝香香,团团乱转。
    足足过了半小时之久,才看到香妈走了出来,她出来之后,动作很缓慢,小心地关上了院子的门,神情竟大是依依不舍,又面对著门站了一会,才转过身来,彷佛只有她一个人那样,踽踽而行,到了一个亭子中,在亭中坐了下来,不言不语。
    祝香香先走近她的母亲,母女两人也没有说甚么,只是自然而然,轻轻握住了手。
    她们两人显然都在精神上有极大的困扰,但是两人在一起默然不语,还是十分温馨,看了令人感动。
    三个少年都在等香妈讲话,准备听一个恩怨交缠,爱恨交织的故事。可是过了好一会,香妈一开口,说了一句话,却是我们再也想不到的。
    这句话,不论多少年之后,我都可以清楚记得,记得香妈说这话时的神情、环境,以及我们听了之后,感到错愕的反应,历历在目。
    香妈说的那句话是︰“你们都读过《桃花源记》?”
    是不是毫没来由?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忽然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有一本书,现在已不流行了,这本书叫《古文观止》,意思是叹为观止的古文汇编,清康熙年间两位姓吴的学者所编,收各种骈文散文二百二十二篇,篇篇锦绣,字字珠玑,超过三百年,是求学者的必读书,有几篇著名的文章,像《桃花源记》,只怕会一直流传下去,谁不知道“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我们三人,当时除了点头之外,都没有出声。
    香妈长叹一声︰“像《桃花源记》中记述的事,也不一定全是陶渊明的想像,真是……有的。”
    我立即想到的是︰啊!一个桃花源记式的故事。
    这一类故事,不止《桃花源记》,许多小说都以这种形式的故事为基础。
    香妈在继续著︰“若干年之前,天下大乱,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军,打下了半壁江山,洪秀全自己在南京,封为天王,坐上了龙椅,本来是满清气数已完的好时机,只惜天国的将领不和,争权夺利,自相残杀……”
    她在说著这段历史的时候,语调十分感叹,而且对于太平天国的称呼,也很尊重一般提起太平军,都叫他们“长毛”,自然没有敬意。
    再听下去,就明白了︰“当太平天国败象初现之际,有三个中级军官,洞悉先机,知道必不长久,将来结果可能惨不堪言,所以急流勇退。他们全是湖南人,知道湘西一带,崇山峻岭,森林连绵,很有些隐蔽之处,所以三人先结伴去寻找,终于给他们找到了一处与世隔绝的好所在,若是不明究里,根本无法到达。三人在略作安排之后,便把全家老小,都迁入了那所在,并且命名为‘三姓桃源’,立下家规,世世代代,在三姓桃源隐居,再也不出尘俗世间,也就无疑人间天上了!”
    香妈在这样叙述的时候,神情无比向往。我却暗中不住皱眉对于这种形式的隐居,我不是很赞成。那种避世的精神,无法形成人类的进步或许有人说,人类没有进步会更好,那也不必争论。
    香妈叹了一声,徐徐道︰“三姓是︰祝、王、宣我姓宣,香香也直到现在才知道吧?”
    祝香香咬著下唇,点了点头。
    香香的爸爸姓祝,我师父姓王,我已大略可以估计到事情会如何发展的了。
    香妈又道︰“三姓之中,王姓是武将,祖传的武学,极具威力,最早源自宋代,称为‘龙虎功’聚龙会虎,据说是张三丰祖师亲传。这武功,在王家世代相传,一向传子不传婿。”
    她说到这里,望了我一眼,大具深意。
    在香妈的眼神中,我感到了她的意思︰你是王天兵的徒弟,他替你的武术打下了基础,你也是“三姓桃源”龙虎功的弟子!
    我领略到了香妈的意思之后,立时又向祝香香望了一眼祝香香也是“三姓桃源”的弟子,我和她的关系,自然又深一层了!
    可是,我又想到,那也没有甚么用,香妈和王天兵是师兄妹,可能还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但是结果显然不是很好。
    我思绪紊乱,心神不定。这时,况英豪也神色阴晴不定,他用极低的声音咕哝了一句︰“武术!哼,一鎗过去,甚么功都没有用!”
    他这句话,自然是对香妈的大不敬,我也不知道香妈有没有听到,祝香香则垂下了眼睑,和我一样,装成了听不到。
    况英豪的话,很有道理,可是他忽略了中国传统武术若是达到了深湛的境界,反应的灵敏和对恶劣环境的适应,绝不是科学所能解释,也不一定不是现代武器的敌手。
    香妈吸了一口气︰“三家人隐居在深山之中,王家是大武术家,祝、宣两家全是文人,在隐居的岁月之中,自然身手矫捷的武术,比之乎者也的文学有用得多。本来,王家的独门龙虎功,不传外人,但为了表示三姓为一家,王家竟不藏私,公开了家传的武术,三姓子弟,只要肯学,都能获得倾心传授。”
    香妈说得十分平静,她说的虽然是多年之前的事,可是事情本身很传奇,又明知和眼前的几个人的恩怨纠缠,大有关联,所以很引人入胜,再加上香妈叙述的本领很高,所以我们都屏气静息地听著,尤其是祝香香,事情和她更有直接的关系,所以她更是聚精会神。
    我把香妈那次所说的,加以整理,叙述在下面。在“三姓桃源”之中发生的事,有一些,当时不是很明白,只当是怪事。后来见识丰富了,就明白了真正的原因。
    我当时的反应,和后来的认识,都加插在香妈叙述的故事之中。
    “三姓桃源”所在之处,四面全是重重叠叠的山峦,峭壁中的,飞鸟难渡。那山谷被群山包围,所以气候适宜,物产极丰,土地肥沃,又有水潭、溪流、瀑布,水产也丰美之极,不但如此,还有一个大岩洞,洞壁之上,结聚著许多晶莹雪白的盐块,当真是洞天福地,只要收得起野心,在这样的环境中居住,实在是无忧无虑,再理想也没有了。任凭外面的世界怎么样天翻地覆,在这个山谷之中,一样是平静宁谧的神仙境界。
    问题就在这句话︰只要把野心收起,世外桃源,就是最理想的生活环境。
    但是,若是收不起野心呢?
    人各有性格不同,有的人天生没有野心,甘于淡泊,不求进取。有的人雄心勃勃,勇往直前,不怕大风大浪。那是人天生的性格,很难说谁是谁非,谁对谁错。
    最早一代搬入“三姓桃源”的三家家长,自然都没有问题,他们都看透了世情,认为替自己和自己的家人,找到了最好的生活方式。
    当时,三个生死之交,曾有一番小小的争执,姓王的武将提出︰“我把家传的武术公开,三姓是一家,从此之后,三姓桃源之中,只有武,没有文,三姓子弟,连字也不必识!”
    王姓武将提到了“连字也不必识”,那是釜底抽薪,最彻底的办法。连字都不认识,自然更不必读书了,不读书,就不会知道那么多事,就会心安理得,在这山谷之中,一代一代住下去,不会出甚么花样。
    别看王姓武将是个粗人,他这种主张,和中国古代的大思想家老子和庄子,颇有相合之处︰“绝圣弃智”!
    人若是没有智慧,对只追求平静的生活,绝对是一件好事。
    可是王姓武将这个提议,立时被饱读诗书、满腹经纶的两个朋友反对,他们两人意见一致︰“王兄既然不藏私,把家传武学公开,我们又岂甘后人,也把毕生所学,传授三姓子弟︰只要有天资,管保他们能有大学问。”
    王姓武将当时没有再争,只是问了一句︰“纵使学得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在三姓桃源之中,又有何用处!”
    一句话,把祝老夫子和宣老夫子堵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王姓武将没有坚持只学武不学文,所以三姓子弟,文武兼习,也有生性疏懒的,索性甚么也不学,倒也怡然自得,过那无忧无虑无欲无求的快活日子。
    两位老夫子,在进入山区的时候,每人所带进来的书籍,都有十几大箱,所以有的是教学材料。
    就这样相安无事很多年,三姓也定下了规矩,同姓不通婚,渐渐地,人口就多了起来。
    (当时我听到这里,就暗自摇了摇头。因为那两位老夫子虽然满腹经纶,但是中国的古籍之中,自然科学的著作极少,有也是不通的多,甚么“黄鸟入海化为蛤”这种神话式的传说,都被一本正经写在书中。)
    (所以,他们一定都不知道,这种情形,若是延续下去,就会出现危机总共只有三家人家,不是你娶我,就是我嫁你,不出几代,所有人之间,就都有了血缘关系。)
    (而近亲成婚的恶果,十分惊人︰下一代的智力减弱,产生白痴。)
    奇怪的是,三姓之中,王、宣两姓的人口传衍较多,祝姓却一连三代,男丁都是单传,女性相当多。祝姓的男丁,高大挺拔,英俊非凡,成为谷中女孩子倾慕的对象。到了有一代,祝家居然生了三个男丁,可是那三个男丁之中,只有一个肯成婚,另外两个,全谷所有适龄女性,除了姓祝的之外,几乎只要他们开口,都可以娶之为妻,其中不乏又能干又美丽的。但是那两位青年,却硬是没有兴趣,反倒喜欢和男青年在一起,举止大似女性,引得谷中所有人都骇异万分,视为妖孽。
    (当时我不是很明白那是甚么性质的怪事。后来就明白,祝家的男丁,有同性恋的遗传,这种由遗传密码决定的倾向,十分无奈,原因不明。如今世界很多地方,都不再歧视有这种倾向的人。)
    在这平静的山谷之中,引起了一阵又一阵的风波。偏偏这两个男丁,聪明之至,谷中所有的书,都被他们读遍了,见识自然也与众不同,而且又和所有人格格不入,于是,就写下了一封信,离开了山谷,结束了在“三姓桃源”中的隐居生活。
    这件事,对“三姓桃源”来说,简直是爆发了一枚核子弹,一查之下,这两兄弟,还带走了一批当初进谷时带来的珠宝。
    当初,珠宝的数量真不能算少,由于下定决心,在谷中世代隐居,再名贵的珍宝,都没有用处,所以只是随便放在坟地的祠堂之中,当作一种供奉,也没有专人看守,要带走是十分容易的事。
    姓祝的两兄弟犯了“三姓桃源”最严重的规条,照规矩,一定要把他们追回来。他们的兄长,义不容辞,负责去追他们回来。
    这时,所有人在“三姓桃源”之中,隐居了超过一百多年,对于外面世界是甚么样子的,一无所知,一提起要离开山谷,都视为畏途。
    何况,那时祝老大新婚未久,文武全才,武功在谷中,是首三名之选,所以谷中的人都相信他一出马,就可以把他两个大逆不道的兄弟追回来。
    祝老大当年二十四岁,他带了一包珍贵的珠宝,离开了“三姓桃源”。
    留在山谷中的人,在等著祝家老大的回来,可是一个月又一个月,一年又一年,足足等了二十年,祝老大踪影全无,和他两个兄弟一样,看来再也不会回来了。
    于是,“三姓桃源”之中,祝姓的只有女性,没有男人,势必成为“两姓桃源”了!
    是三姓还是两姓,问题都不大,问题是在于,姓祝的三兄弟一去不回,可知道桃源式的隐居生活不一定能吸引人,神仙式的闲适也未必适合所有人,外面的花花世界,必然有吸引人之处这种想法,是一个大缺口,若是一旦堤防崩溃,那么,三姓桃源也就不再存在了。
    在祝老大走了一年而没有信息之后,山谷中的父老已经看出了这个危机,可是谁也没有办法。一直到了祝老大离去了二十年,虽然祝家三兄弟离去,被当作谷中最大的禁忌,谁也不提,可是那是插在三姓桃源心头的一颗钉子,谁都知道,不把这颗钉子拔去,总有一天,会有变生不测的大祸事!
    那二十年,山谷中的变化,并不是太大,但总也有变化的。最突出的是,在王姓的一族之中,出了一个文武全才的青年人。
    人有智愚之分,在许多情形下,由天生的遗传密码决定,但后天的勤奋,也占很大的成分。山谷中生活舒适,王家独门龙虎功之中,有几门最具威力的,要经过十分刻苦的锻练过程,近乎自虐的发奋,才能有成,已经没有甚么人肯练,失传了五六十年,到了这王姓青年身上,竟一一都练成功,那年,这王姓青年才二十二岁,已经是文武全才,成了三姓桃源之中最杰出的人物,虽然年轻,但是在谷中地位极高,俨然是一谷之主了。
    香妈花了不少言词,介绍这个王姓青年,听得我有点悠然神往,想像那是一个如何刻苦,努力向上的青年人任何人只要有这样的精神,取得成功是必然的事!
    香妈以手支颐,很是出神,停了好一会,才道︰“那时,他是山谷中所有年青人的领袖和偶像,也是所有少女心中的……理想丈夫。”
    她说到这里,眼神更是茫然,又停了片刻︰“在许多许多少女之中,他只喜欢一个人”
    在说到“一个人”的时候,声音又慢又伤感,接著,便是一声长叹。
    祝香香立时过去,握住了她妈妈的手。祝香香的声音很低,她说的话,虽然我和况英豪都想说,但是听了,还是感到意外,她道︰“妈,那少女是你?”
    香妈并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却道︰“那王姓青年的名字是王天兵!”
    我和况英豪互望了一眼,那个山谷中最出色的青年人,就是我的师父!
    我不由自主,摇了摇头,因为我在师父身上,绝看不出一个奋发向上的青年人的影子来,虽然说人会变,但是总难以把一个终日喝酒、对著竹子喃喃自语、自暴自弃、消沉之极的人和一个努力向上的青年联在一起!
    除了他在督促我练武时,还有三分英气之外,他整个人就像是行尸走肉一样!
    是甚么事使他有了那么大的转变?是因为他爱香妈,而香妈却嫁了姓祝的?
    一想到这里,我不禁“啊”地一声,已经理出了一点头绪来了。我指著祝香香,道︰“那祝家三兄弟……那出谷去找弟弟,也一去不回的祝老大,是……香香的……”
    香妈抬了抬眼,神情已恢复平静︰“那是香香的祖父。他离开山谷去找他两个弟弟,不到三个月,就在北京找到了,那两个弟弟凭著聪明才智和带出来的珠宝,已经生活得十分好,成为大城中突然冒出来的传奇人物,而且公然……公然养相公……奇装异服……旁若无人……”
    这些对那两兄弟的形容词中,我们当时都听不懂甚么是“公然养相公”,所以都有疑惑之色。香妈叹了一声︰“也不知道上天是怎么安排的,祝家的男丁,个个玉树临风,英俊非凡,这两兄弟也不例外,可是他们都不好女色,只好男色,相公,就是男妓,专侍候男色的爱好者,虽然那是当时的社会风气,但也很少那么公然的。”
    我们都不出声。
    (那两兄弟是男性同性恋者,殆无疑问了。)
    香妈又叹了一声︰“大哥找到了弟弟,弟弟带著他领略花花世界的风光,他心中的防线一下子崩溃,也就不回山谷去了他更能干,不出十年,已经成了豪富,妻妾如云,和他的弟弟不一样。可是,男丁单薄的遗传不改,香香的爸爸,是他的独子。”
    她又停了片刻︰“这些陈年旧事,要是你们没兴趣听,我就不说了!”
    我们三人一起叫了起来︰“不!要说!”
    当然要说︰因为最关键的事,她还没有说出来︰王天兵,她和祝志强之间,是怎么又有了那样纠缠的呢?
    香妈吸了一口气︰“王天兵在山谷中威望越来越重,谷中父老有意退位让贤,由他来当领导,王天兵也不推辞,但是他说,他要为三姓桃源,立一个大功之后,才当此重任。”
    王天兵所说的为桃源立一大功,他一宣布,人人叫好喝采,原来他宣布︰“一定要把祝家三兄弟找回来,不然,还成甚么规矩体统!以一年为期,我除非是死在外面了,成与不成,都回山谷来。”
    在大伙轰烈叫好声中,王天兵定下了离谷的日期,在出发前的三天,一个晚上,他和他心仪的少女宣瑛,在月下漫步。
    宣瑛就是香妈的闺名。
    王天兵和宣瑛的恋情,在山谷中已很公开。少男少女情怀,情人就快分别,而且要一年之久,自然难免伤感,所以两人久久不语。过了好一会,宣瑛才幽幽叹了一声,垂著头,王天兵望著在月色下,与月光溶为一体,悦目之极的俏容,忽然道︰“你可以和我一起去!”
    宣瑛吃惊地抬起头来她连想都没有想到过!可是王天兵一提出来,她一面心头狂跳,一面就立刻想到︰为甚么不可以呢?她可以和王天兵一起离开,去找那姓祝的三兄弟!
    王天兵接下来的话,充满了诱惑力,他把声音压得很低︰“老实说,我也不是没有私心,找那三兄弟……我也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如果有你作伴,那……真是太好了!”
    宣瑛的心,像是要从口中跳出来,在月色下看来,她俏脸由于兴奋和紧张,变得通红。
    她没有考虑,只觉得脑中“轰轰”直响,就用力点了点头。
    这一点头,就决定了王天兵和宣瑛两个人今后的命运,而且,更奇妙的是,还影响了当时远在万里之外的另一个青年人的命运,更影响了若干年之后的许多人的命运包括了我在内!可知世事奇妙的连锁关系,牵涉的范围之广,难以想像!
    王天兵提出要和宣瑛同行,虽然父老觉得有点不对劲,但也没有反对。
    于是,这一双师兄师妹,就离开了山谷,闯进了他们从未经历过的世界。
    凭他们的聪明才智和一身本领,对外面的世界,很快就适应,而且,在两个月之后,就找到了祝家三兄弟。
    而他们见到的第一个祝家的人,就是祝老大的独子祝志强。祝志强非但得到了,而且还大大发挥了祝家美男子的遗传。
    当宣瑛和祝志强目光第一次接触时,两人都知道︰五百年冤孽相会了!
    香妈说到这里,又长叹了一声,我们也都默然不语再下去发生甚么事,不必问,也可想而知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倪匡作品集
倪匡其他作品: 《神机》《鬼子》《聚宝盆》《在数难逃》《原形》《困兽》《虚像》《侠义金粉》《爆炸》《失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