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shutxt.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继续探险》全文阅读 > 正文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继续探险》第七部:铁头娘子

  陈大小姐当时出手,抓住了白老大背后的衣服,一下子把已栽进江中的白老大,上半身提了起来,用的虽然是寻常的手法,可是动作快捷,干净利落,而且白老大是多么强壮的一条大汉,她一个弱质纤纤女子,竟然毫不费力就把他抓了起来,大麻子一下就看出大小姐身怀上乘武功,他也不禁呆了一呆。

  大小姐提起了白老大,白老大还在一口一口喷血,大小姐转头望向大麻子,皱着眉:“麻叔,是你把他打伤的,还不拿你的独门掌伤药来。”

  大麻子略为犹豫了一下,因为他那独门掌伤药,专治伤在他阴阳双练掌力之下的伤势,十分珍罕。虽然他一直跟着白老大,本就有意出手救治,可是大小姐说话,不是很客气,他有点不愿意。

  大小姐看他有点不愿意,就笑了起来:“麻叔,算是我问你讨点,你也不舍得?”

  一则大小姐明丽照人,二来她的身分尊贵,大麻子自然难以拒绝,“哈哈”一笑,伸手已把一只小竹筒,向大小姐-了过去。

  大小姐一伸手接住,嫣然一笑:“麻叔难道也要我捱上几掌?”

  大麻子脸上一红,因为他在批出竹筒之际,很想试一试大小姐的能耐,所以很用了一些力,大小姐要是草包,她这时正在江边,很可能被竹筒上的力道,带得跌进了江水之中。

  可是大小姐却若无其事,接住了竹筒,而且-回了这样的一句话,才知她的本领之大,远超乎自己的想象,大麻子自然觉得窘,赶紧打回场:“大小姐说笑了。大小姐,听说令尊正在找你哩。”

  大小姐又是一声娇笑:“不劳麻叔费心。”

  大小姐说着,站了起来,撮唇发出了一下清啸声,立时有两匹健马,飞快地驰了过来。

  大麻子看出大小姐有意把白老大扶上马背去,正想过去帮他一下,可是大小姐伸手轻轻一托,已把白老大托上了马背,她自己也翻身上了另一匹马,一抖鞋绳,一声“麻叔再见”,就此绝尘而去。

  大麻子在说完了大小姐江边救白老大的经过之后,转着手中的酒杯,望着我们。这时,我和白素,心中也充满了许多疑问,但我们先不提出来,等着大麻子进一步的解释。

  大麻子却先感叹起来:“女子习武,碍于先天的体力不足,走的都是轻盈灵巧的路子,像铁头娘子,一双柳叶刀出神入化,可是一和白老大对敌,一招就被制住,就是力不如人了。大小姐的武功如何,我无缘得见,可是白老大身子足有两百斤,她竟然能毫不费力把他托上托下,这就有点难以想象了。”

  白素这时,已经可以肯定陈大小姐就是她的母亲,自然十分关心:“麻爷照你看,她的武功路子是甚么?”

  大麻子用力摇头:“十分邪门,单是她这身气力,就不会是练出来的,必然是她自小就曾服食了甚么灵丹妙药之故。”

  我和白素互望了一眼,觉得大麻子的推测,十分有理。因为独目天王是裸裸人,来自苗疆,那是一个甚么古怪的物事都有的神秘国度,自然各种各样的怪事,都可以发生,大小姐力大无穷,自然是拜独目天王所赐。

  我在这时,问了一个问题:“当你慨然赠药之时,白老大是不是知道?”

  大麻子想了一想:“他那时仍在咯血,我看他神智不清,不可能知道发生了甚么事。”

  白素当时没有出声,可是后来她问我:“你为甚么要这样问大麻子?”

  我想了一想,才道:“当年在江边发生的事,实在是大小姐和大麻子合力救了令尊——若不是有那伤药,令尊的伤势,绝难复原。可是令尊当时神智昏迷,却不知道有大麻子赠药一事。”

  白素大是不高与:“你这是甚么意思?他醒转了之后,大小姐会不对他说起经过吗?”

  我没有说甚么,因为那正是我的想法;白老大醒过来之后,并不知道有大麻子赠药一事,只当是陈大小姐救了他一命,理由很简单,陈大小姐没有把经过告诉白老大。

  在得到越来越多数据之后,我渐渐感觉到,陈大小姐这个人,虽然武功绝顶,美丽动人,可是并不是一个可爱的人物,至少她行事极度任性,而且,以为她自己是全世界的中心。

  但是这个人,既然已经可以肯定是白素的母亲,我当然不能把自己的想法直接说出来——单是我旁敲侧击地问上一句,白素已经不高兴了。

  我在那时,还隐隐感到,白老大后来,要带着稚子幼女,离开苗疆,自然是他和陈大小姐之间,有了天翻地体的变化之故,而这种变化的责任,只怕一大半是要陈大小姐负责的——这也是白老大对这一段经历讳莫如深,一句也不肯透露的原因,试想,他怎能在自己的子女面前,数落子女的母亲的不是?

  我虽然有这样的想法,可是也不敢把这想法和白素讨论,因为我知道,在感情上,白素必然无法同意我的想法。

  当时,大麻子又道:“我知道有了我的伤药,白老大十天之内,必能痊愈,倒也放心,就没有再跟下去,听说,他和大小姐,并辔入苗疆,见过他们的人,无有不称赞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我和白素齐声道:“是有人那么说。”

  大麻子反问:“他们是在苗疆成的亲?令堂……哈哈,大小姐可还健在吗?”

  这是他第二次问同样的问题,而且听得出是故意的。

  大麻子的这一问,可问得我和白素,面面相觑,半晌答不上来,神情也古怪之极,倒令得大麻子也尴尬了起来:“可是我说错了甚么?当我两次都没问过如何?”

  我和白素互望了一眼,都是一样的心思:大麻子久历江湖,人生阅历丰富之至,不如把一切情形,向他和盘托出,听听他的意见。

  虽然事情和白老大的隐私有关,但是我们相信就算说了,大麻子恪守江湖道义,也一定不会到处传播的。

  我和白素,就交替着把事情,详细地向大麻子说了一遍,所花的时间相当长,等我们说得告一段落,大麻子早已酒醉饭饱了。

  他只手捧着肚子,大赞老蔡的厨艺,一面又啧啧称奇,摇头不已。我和白素问:“照你看,这其中有甚么跷蹊?”

  我曾留意,他在听我们讲的时候,虽然装出不经意的样子,但是事实上,我们所说的一些事,也足以勾起他遥远的回忆,所以他听得十分用心。

  这时,他先沉默了一会才开口,却又不直接回答我们的问题,先闲闲地道:“二小姐嫁的那三堂主,并不在园,不是哥兄哥弟。”

  虽然他答非所问,可是他的话,也令人吃惊。哥老会的组织严密,怎么能允许一个不在园的贵四哥,自称是三堂主?

  (“贵四哥”是会外人;“在园”是会员。)

  大麻子看出了我的惊讶,他于是解释:“韩三是豪富家的子弟,他韩家有好几十口盐井火井,富甲一方,家财像海一样。他喜好结交江湖人物,可是又不愿入帮会,受了拘束,他恰又行三——所以自称三堂主。当时也有人说不可以这样,可是他花钱如流水,兄弟如有要求,无不应从,他说,他不在帮会,可是陪着众弟兄一起玩,却是真心诚意。恰好排名第三的内八堂堂主,称着“陪堂”,所以他这三堂主,也就这样叫下来了。”

  我和白素听了之后,不禁哑然失笑——我们曾多方去打听韩三堂土的去向,可是并无所获。原来是我们找错了方向,他根本不是哥老会中的人,自称“三堂主”,只不过是富家弟子闹着好玩。

  大麻子又道:“韩三是怎么样会娶了二小姐的,倒不知其详,韩三人是很好的,只是太好这个——”

  他说到这里,作了一个吸食鸦片的手势:“这人短命了一些。他死了之后,也没有听说二小姐怎么了。”

  死了丈夫之后的二小姐,我们倒是见过一次的。当时怎么都想不到白素和二小姐之间,会有那样的关系,所以才没有了下文。

  推测起来,二小姐和何先达,又到苗疆去了,只是下落难明。

  我们又想问大麻子,关于白老大的事,有甚么看法,可是他只是不断地讲述韩三在世之时,如何挥金如土,穷奢极侈的事,忽然,话风又一转:“那个独目天王,在韩府也住了一阵子,想来陈大的托孤给他,他就要为二小姐找一个好归宿。”

  我说道:“这个裸裸异人,是大小姐的师父,后来不知如何了。”

  大麻子呆了半晌,才道:“恕我直言,这独目天王不带二小姐到苗疆去找大小姐的原因,我想多半是由于他不敢见大小姐。”

  我和白素大讶:“为甚么?”

  大麻子长叹一声:“你们想想,他既然暗恋着大小姐,又知道自己万万没有成功的希望,甚至见了大小姐,连正眼都不敢望,唉,那就相见争如不见了。”

  忽然之间,大麻子出言又如此文雅,倒很出人意料,而且,他对独目天王所作的心理分析,也十分合情合理,独目天王正因为知道大小姐在苗疆,这才不去找她的。

  我和白素,一起点头,表示同意,大麻子忽然笑了起来,伸手在自己凹凸不平的脸上用力抚着:“这暗恋的滋味,我倒也尝过的。”

  我打趣道:“麻爷暗恋过谁?”

  大麻子喝了一口酒:“这是……许多年前的事了,她不知道有没有见着白老大?”

  一心以为大麻子是在说他自己的事,当我打趣他的时候,白素已瞪了我一眼,嗔怪我不应该把话题岔了开去,可是忽然之间,峰回路转,事情竟然又和白老大有关,这真令人感到意外之至。

  大麻子再在脸上抚了一下,缓缓地道:“铁头娘子一入总坛,全坛上下,没有娶妻的,无有不想把她据为己有,我一脸一头大麻子,也不甘后人。”

  这样一说,我们才知道他说的是铁头娘子,可是铁头娘子和白老大之间,又有甚么纠葛,难道是她要报双刀割臂之仇?

  我和白素互望了一眼,都觉得事情还有我们不明白之处,所以我们都不出声,等大麻子说下去。

  大麻子一面喝着酒,神情不胜欷-:“可是铁头娘子谁都不理,而且手段极辣,有几个堂口中有头有脸的大爷,若是在口舌上轻薄,倒也罢了,至多老大的耳括子打将上来,捱了打的汉子,虽然有头有脸,但又能怎样?先是自己的不是,再说,她打了你之后,双手叉着腰,似笑非笑地望着你,指着自己的笑脸,叫你打回她,谁又舍得打她的俏脸了?”

  大麻子的这一段话,说得十分生动,说着,他又在自己的脸上,重重摸了一下,看来竟像是他昔日也曾捱过铁头娘子的掌掴一样。

  看了这种情形,我和白素想笑,可是又怕大麻子着恼,所以强忍住了。

  大麻子叹了一声:“捱她打的汉子,头一次,脸上还不免有点挂不住,可是说也奇怪,平时一言不合就要拚命的人,惯了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剽悍汉子,捱她的打,竟然会上瘾,轻薄的话,故意在她面前说,就是为了要捱耳括子——捱她的打,也算是和她……有了……肌肤之亲了吧。”

  大麻子说得十分认真,我和白素听了,也不禁十分感动。像大麻子那样的袍哥大爷,过的是刀头上舔血的生活,可以说是朝不保夕,这一类莽莽苍苍的江湖汉子,别看他们粗鲁,行为不文明之至,可是对于异性的那份情意,只怕比文明人更加浪漫,更加动人。

  他们自己有自己的一套发泄感情的方法,自然不会有甚么花前月下,但是必然更原始,更认真,也更叫人荡气回肠。

  大麻子说着,又伸手在自己的麻脸上抚摸着,他也看出了我和白素的神情有点古怪,他腆颜笑了一下:“不怕两位见笑,我这张麻脸,就曾……尝了不少掌,老大耳括子打上来,连声音都是好听的。”

  我和白素这时,真的不想笑了,齐声道:“没有人会笑你。”

  我补充了一句:“好色而慕少艾,是人之常情。”

  大麻子瞪着我,这句话他没有立时听懂,我就解释:“看到漂亮的么妹子,喜欢她,是人之常情。”

  大麻子长叹了一声:“可是我们这票人之中,最有种的,要算大满了。”

  我们知道“大满”并不是人名,而是哥老会中称排名第九的九爷的隐语。大麻子摇头砸舌:“大满老九那天喝了……酒,涨红了脸,说甚么都要摸铁头娘子的xx子。”

  我用极低的声音咕哝了一句:“要糟。”

  大麻子像是没有听到我的“评语”,自顾自在回忆着往事:“川人嗜辣,甚么辣椒都吞得下,可就是她这只铁辣椒,连舔都没有人舔到过;大满老九一发话,我们也在旁边起哄,要看热闹。”

  白素听到这里,大有不满之色,我连忙向她使了一个眼色,请她别发表意见。

  或许是男人和女人的立场不同,像大满老九酒后起哄,对女性来说,可能认为是侮辱,但对男人来说,既然大家都是江湖儿女,也没有甚么大不了。

  大麻子又道:“老九趁着有酒意,还说了许多风话,唉,这些话,全是我们这些人藏在心里想说的话,所以他说一句,我们就喝一声采——”

  大麻子在这里,把大满老九当年调戏铁头娘子的风言风语,回忆了十之八九,不过我不复述了,出自这种江湖汉子酒后的口中,还会有甚么干净话?自然是又粗又荤,满是男女之间的性事形容了。

  白素皱着眉:“不是说她性子极烈么?”

  大麻子叹了一声:“谁说不是?铁头娘子的回话来了:光说没用,想摸,就要动手。”

  大麻子讲到这里,陡地静了下来,只是喝酒,好一会不出声——这情形,和当年的情形一样,铁头娘子此言一出,所有跟着起哄的野汉子,都静了下来,盯着铁头娘子看,大多数的视线,都落在她饱满诱人的胸脯之上。

  铁头娘子也不恼,俏脸神情,似笑非笑,声音动人:“不过话说在前头,我是黄花大闺女,xx子鼓胀之后,还没给男人碰过,可不能说摸就摸。”

  大伙儿知道,事情一开始是嬉戏,但发展到了这一地步,已经变成来真的了,所以各人的酒意,也去了几分,大满老九也是一样——老九是富家子弟出身,出了各的风流种子,人也长得长身玉立,算得上是美男子。

  老九仍然涎着脸,可是看得出,他是真的想摸,并不是说说就算。他自然知道,在众目睽睽之下,铁头娘子要是叫他摸了xx子,那自然就是他的人了。所以,他一字一顿地问:“好,怎么个摸法?”

  铁头娘子笑,她的笑容,令得在场的汉子,看得个个心烦意乱,可是她的话,却又令得人人心头一凛。

  铁头娘子的话是:“大家一起出手,看是你的手快,还是我的刀快……”

  铁头娘子的柳叶双刃,据说是未曾会站,坐着的时候就练起的(当然是夸张),出刀之快,如光如电。她是摆明了:你出手,我出刀,一出刀,血溅当场,谁知道大满老九会受甚么伤?

  一时之间,人人屏住了气息,大满老九一声长笑:“好,一言为定。”

  他一个“定”字才出口,右手疾如闪电,倏然抓出,抓的正是铁头娘子的胸口。

  在场的会家都看出,老九的这一出手,岂止是轻薄行为“摸xx子”而已,简直是拾拿手之中的精妙之着,五只手指,可以攻向铁头娘子胸前的好几处大穴。

  而且,他和铁头娘子相隔极近,铁头娘子的柳叶双刀还在鞘中,相隔近了,要抽刀进攻,也比较困难,看来老九可以得手,铁头娘子要吃亏了。

  那一-那,许多人心中都大是后悔,心想:只要胆子大,就可以得手。唉,自己的胆子不够大,这下子全是大满老九的天下了。

  可是,各人的欣羡之心才起,情形就有了急剧的变化,只见精光一闪,一道白虹,伴着一道血光,陡然迸现,铁头娘子手起刀落,已把大满老九的右手,齐腕削了下来,出手之快,无与伦比。

  虽然人人都知道,事情发展下去,会有变故发生,但是也没有人料到,变故会发生得如此之快,如此严重惊人,一时之间,人人如泥塑木雕,非但没有人有动作,连出声的人都没有。

  当其时也,铁头娘子脸罩寒霜,断手落地,皮肉翻转,白骨暴露的秃腕,鲜血狂喷,把铁头娘子的上半身,喷得全是鲜血,情形十分骇人,可是接下来的变化,更出人意料。

  那大满老九,当真是剽悍之极,他出手未捷,断了一手,已成了残废之人,可是他却连想都未想,也未曾缩回右手来,左手又已向铁头娘子的胸口抓去。

  这一下行动,自然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只见他这里才一出手,又是精光一闪,铁头娘子的柳叶刀,再度比他的手更快,所有人的心一下子全提到了口边——要是双手齐断,那可是彻底的废人了,嬉戏会变成那么严重的后果,那是谁也料不到的。

  可是这一次,精光一闪之后,却并没有血花飞溅,各人悬着心看去,只见大满老九的手,离铁头娘子胸脯最鼓起之处,硬是还差了半寸。可是铁头娘子的柳叶刀,却已平压在老九的手腕之上。

  柳叶刀双面刃口,锋利无比,也就是说,若不是铁头娘子手下留情,把刀放平了,大满老九的另一只手,也就已落地了。

  大满老九长叹一声,僵立不动,铁头娘子极快地还刀入鞘,用力一扯自己的上衣,把上衣扯下了一大半来,再一扯,扯成了布条,极快地紧扎住了老九右臂弯,再紧紧包扎了断腕。

  她一扯脱了自己的上衣,虽然不致于上半身全裸,可是双肩双臂全裸,在那个时候,也就够瞧的了。只见她双臂之上,都戴着黄澄澄的金膀圈(臂钏),黄金的夺目,衬着她黑而润的肌肤,格外悦目好看。

  她对衣着,十分考究,在猩红的肚兜上,居然还镶着“阑干”(一种锦缎所织的花边),十分华丽,酥胸半露,自然诱人之极。

  可是才经过了如此惊心动魄的变故,各人哪里还会有甚么邪念,都只是连大气儿都不敢出。

  铁头娘子包扎好了秃腕,勉强止住了血,这才对僵立着的大满老九凄然一笑,声音委婉:“九爷,你拚着双手不要,也要摸我xx子,我就让你摸个够。不过九爷要明白,我可不会跟你。”

  她说着,胸脯向前,挺了一挺,闭上了眼睛。

  这时候,所有人更是紧张之极。

  因为大满九爷的左手,离铁头娘子的胸口,不足半寸,既是铁头娘子这样说了,老九自然可以爱怎么摸,就怎么摸。

  可是,铁头娘子又说了最后那句话——风气再开,江湖儿女再豪爽不拘小节,要是老九真的动了手,铁头娘子除非是嫁他为妻,不然,也就再无面目见人了。

WWw.xiABOOk.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倪匡作品集
倪匡其他作品: 《改变》《木炭》《第二种人》《血美人》《豪赌》《消失女神》《还阳》《蛊惑》《求死》《游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