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shutxt.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命运攸关的时刻》壮丽的瞬间

  陀思妥耶夫斯基,彼得堡,塞门诺夫斯克广场

 

    一八四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黑夜,他们将他拽出睡梦,地下掩蔽室里军刀丁当响,几个声音发号施令;朦胧中恐怖的黑影幽灵似地闪动。他们推他朝前走,深深的走廊,又长又暗,又暗又长。门闩吱吱叫,小门嘎嘎响;于是他感觉到天空和冰冷空气,一辆车等候着,一座会滚动的墓穴,他被急匆匆推了进去。他旁边有九个同志,带着沉重的镣铐,脸色苍白,默默无语;

 

    谁也不开口,

 

    大家都清楚,

 

    这辆车要送他们去哪里,

 

    脚底下车轮滚滚,

 

    轮辐间就是他们的生命。嘎啦嘎啦响的车子停了下来,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一角昏暗的世界向他们凝望,透过打开的栅栏,带着浑浊惺忪的目光。房屋围成正方形,屋顶低矮,披戴肮脏的霜,当中是阴暗积雪的广场。雾茫茫笼罩法场只金色教堂周遭有一抹血红的寒光。囚犯默默排成行。一名少尉来宣判:犯叛逆罪处以死刑——枪毙!死刑!这字眼犹如巨石落在“寂静”冰冻的水面,发出粗厉的声音,仿佛什么东西碎成两半,

 

    空洞的响声

 

    坠入黎明冰冷的寂静

 

    无声的坟茔。他依稀感觉这一切似在梦中,只知自己即将告别人世。有人出列,默默为他匆匆披上一件飘动的白色寿衣。伙伴们用热烈的目光,无声的呐喊,道出最后的问候,他亲吻十字架上的救世主,那是牧师严肃地捧给他,催促他做的,然后他们十人,每三人一组被绑在各自的木柱。转眼间哥萨克士兵已快步上前,给他蒙上对着步枪的双眼。此时——他知道:这是最后一次!——在他失明之前的最后一瞬,他的目光贪婪地攫取天空展示给他的那一小角世界:晨曦中他见教堂烈焰腾空,一如为了永生的最后晚餐

 

    神圣的朝霞布满教堂,

 

    霞光把它映照得一片通红。

 

    他带着骤然涌起的幸福感去捕捉它,

 

    一如捕捉死神后面上帝的生命……这时他们用黑夜蒙住他的目光。然而在他体内热血开始奔流,色彩缤纷。从明镜似的潮水从鲜血中升腾起形象的人生,他感觉,在这受刑前的一秒钟,如烟往事一一涌上心胸:他的毕生重又苏醒,浮现心中历历如画:失去了的童年,苍白而又灰色,父亲和母亲,兄弟,妻子,三段友情,两杯欢乐,一场荣华梦,一束羞辱;失去的青春的画卷沿脉管火热地展开,他又一次在深心之中感受到他的整个存在,一直到他们将他绑上行刑柱上的

 

    那一秒钟。

 

    随后一种忧思

 

    乌黑而沉重地

 

    把它的阴影罩上他的灵魂。这时候他觉得有人向他走来乌黑的缄默的脚步,近了,很近了,那人的手摸着他心脏,心越跳……越无力……最后完全不再跳了——再过一分钟——便万事皆休。哥萨克兵在那边排成射击队形……挥动皮带,拉开扳机……鼓声咚咚几乎震裂空气。这一秒钟长如一千年。这时有人大喝一声:住手!军官跨步上前,挥舞一纸文书,声音嘹亮清晰,打破等候的沉寂:沙皇

 

    圣意宽仁

 

    撤销原判,

 

    从轻发落。这些话乍一听还很陌生:其含义一时难明,但他脉管里的血液又再度变得鲜红,升起并开始低声歌吟。死神犹豫地爬出僵硬的关节,两眼虽仍一团漆黑,却感觉到了永恒之光的问候。联队宪兵默默为他松绑,双手从他灼痛的太阳穴撕下白绷带,像削掉烂梨皮。他两眼不自在地离开坟墓笨拙地摸索着,目眩而微弱地重新进入已与他决绝的存在。这时他看见那座教堂的金色屋顶在上升的朝霞映照下

 

    神秘地红光四射。朝霞成熟的玫瑰像用虔诚的祷告拥抱教堂屋顶,塔尖上的圆球光芒四射,钉在十字架上的手是一把神圣的剑,高高直指欢乐鲜艳的红云边缘。那里,在灿烂的晨光中,教堂上方升起上帝的大教堂。一条光的河流把它那灼热燃烧的波浪抛上乐音缭绕的诸天。茫茫雾霭如烟腾起,似承载尘寰全部黑暗的重压溶入神祗黎明的灵辉,深渊之中,人声鼎沸,仿佛成千人在齐声呼唤。于是他破天荒第一次听到,人间至深至重的苦难尘世的诸般痛楚化为的呼声响彻大地。他听见弱小者的声音,徒然委身的妇女的声音,

 

    自嘲的妓女的声音,

 

    他听到恒被伤害者的阴沉恼怒,

 

    忘却微笑的孤独者的悲哀,

 

    他听见孩子们的抽咽,哭诉,

 

    被偷偷诱拐的女人无可奈何的怨艾。他听见这一切受苦受难的人们,被遗弃的、麻木不仁的、受嘲弄的人们,大街小巷平凡无奇的无冕烈士,他听见他们的声音,听见他们以极强有力的旋律升上寥廓的天宇。他看见惟有苦难向上帝翱翔而去,其余人则附着于地面沉重地生活,带着铅一样沉重的幸福。然而尘世的苦难一连串的齐声呼号上冲霄汉,天上的光明因之扩大无垠;他知道,他们的呼声上帝都会倾听,他的天堂响彻怜悯的声音!上帝是不会审判穷人的,

 

    无限同情

 

    以永恒的光照耀他的殿堂。

 

    启示录的骑士星散,

 

    九死一生的他

 

    苦恼变成快乐,幸福化为痛苦。

 

    热情似火的天使

 

    已向地面飞来,

 

    把神圣的、产生于痛苦的爱的光辉

 

    深深地,光彩夺目地

 

    送进他的心扉。于是他跌倒似地跪下双膝。他猛然真切地感到全世界苦难无边。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白沫冲刷他的牙齿,面孔因痉挛而扭曲,然而幸福的泪水浸湿了他的寿衣。因为他觉得,只是在触到死神苦涩的嘴唇,他的心才感受到生活的甜蜜。他的灵魂渴望酷刑和创伤,他明白,在这一秒钟里

 

    他成了另一个人,

 

    成了一千多年前钉在十字架上的那个人,

 

    他同他一样,

 

    自从死神灼热的一吻

 

    便须为苦难而热爱生活。士兵把他从木柱拉开。他的脸死灰一般苍白。他们粗暴地推搡他回到其他囚犯身旁。他的目光异样而且完全内向,抽搐的唇际挂着卡拉马佐夫注黄色的笑。

w w w. xiabook。com下~书- 网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斯蒂芬·茨威格作品集
斯蒂芬·茨威格其他作品: 《异端的权利》《旧书贩门德尔》《马来狂人》《生命的奇迹》《茨威格短篇小说集》《艾利卡·埃瓦尔德之恋》《昨日的世界》《奇妙之夜》《群星闪耀》《猩红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