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shutxt.com
当前位置:下书网 > 全部作家 > 文化名人|政治人物 > 黄永玉作品及代表作推荐

黄永玉

00e93901213fb80ee2cbb17136d12f2eb938947a.jpg黄永玉,笔名黄杏槟、黄牛、牛夫子。1924年7月9日出生在湖南省常德县(今常德市鼎城区),祖籍为湖南省的凤凰县城。土家族人。

现为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曾任版画系主任。1946年,他和张梅溪结婚。 黄永玉、中国画院院士,受过小学和不完整初级中学教育。因家境贫苦,12岁就外出谋生,流落到安徽、福建山区小瓷作坊做童工,后来辗转到上海、台湾和香港。14岁开始发表作品,以后一段时间主攻版画,其独具风格的版画作品饮誉国内外。16岁开始以绘声绘色画画及木刻谋生。曾任瓷场小工、小学教员、中学教员、家众教育馆员、剧团见习美术队员、报社编辑、电影编剧及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十届荣誉委员。

黄永玉作品系列:《永玉六记》(《罐斋杂记》《力求严肃认真思考的札记》《芥末居杂记》《往日,故乡的情话》《汗珠里的沙漠》《斗室的散步》)《黄永玉大画水浒》《老婆呀,不要哭》(诗歌)《一路唱回故乡》(诗歌)、《吴世茫论坛》《太阳下的风景》《这些忧郁的碎屑》《沿着塞纳河到翡冷翠》《火里凤凰》《比我老的老头》《从万荷堂到玉氏山房》《永不回来的风景》《无愁河上的浪荡汉子》等。

“他是一个喜怒无常的性情中人,高兴时什么都好,不高兴时什么都不好!”与黄永玉交往了很长时间的美术评论家陈履生深有体会。在性格方面,黄永玉有着与其表叔沈从文先生截然不同的个性,他说自己表叔的性格“像水一样,很柔顺,永远不会往上爬。”而他年轻时,则是靠 “拳头打天下”挺过来的。他刁蛮、爽直的性格让不少人都畏他三分,同时,也使得有很多人乐意成为了他的至交。被称为“风流才子”的香港词作家黄沾当年曾有过一段四面楚歌的失意日子,与林燕妮分手,同时投资电影公司经营失败,负债累累,弄得他无家可归,四处躲债,甚至连死的心都有了。很多人都不敢理黄沾,只有黄永玉前去安慰。他安慰黄沾说“失恋算什么呀,你要懂得失恋后的诗意”,未曾想到,黄沾一听便火冒三丈,大声怒骂道:“放狗屁!失恋得都想上吊了,还有什么诗意?狗屁!”后来有人向黄沾求证,黄沾证实说“完全正确,全香港都希望我死!只有他来安慰我。”两个同样脾气刚烈的人彼此欣赏,成为挚友。“黄沾这个家伙是个调皮蛋”黄永玉乐呵呵地说,听说他时常把这段故事挂在嘴边,逢人便讲。这就是他性格中的与众不同之处,他很欣赏像他这样有个性的人。

名画家黄永玉日前向中国国家博物馆捐赠其巨幅代表作《春江花月夜》,及上世纪50年代为国家博物馆创作的《各族人民大团结》壁画小稿,捐赠仪式17日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行。

《春江花月夜》为黄永玉先生89岁所作,画心高5米,宽3.85米。作品表现了唐代诗人张若虚《春江花月夜》诗境,采用全景式构图,描绘了春江花月夜宴乐盛景,让人联想到黄永玉故乡凤凰沱江之夜。作品色彩浓烈,人物众多,造型生动,综合了画家水墨和重彩的功力,为画家晚年最重要代表作之一。

《各族人民大团结》壁画由黄永玉完成于上世纪50年代,一直安放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大厅内,直至中国国家博物馆2007年新馆重建,经历了20世纪后半叶的社会变迁,成为新中国壁画硕果仅存的精品。原创作小稿见证了黄永玉严谨的艺术创作态度及扎实艺术功力,为后人研究新中国壁画创作提供了珍贵资料,故此壁画小稿的捐赠具有特别意义。

在17日的捐赠现场,黄永玉一直说这是“小事一桩”。“人老了,画留在家里会有很多复杂的问题,捐给国家是最好的选择。”

2013年8月,“黄永玉九十画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展览全面回顾了黄永玉的艺术历程,展现了画家从版画到水墨的创作流变,及其在书法、雕塑、工艺、设计等多方面的才华,充分显示了老画家的艺术激情与创新能力  。

比我老的老头

简介:大艺术家黄永玉眼中的大艺术家是什么样的呢?80岁的黄永玉老人在这本散文新作《比我老的老头》中,给我们讲了那些比他还老的老头的故事。在这本具有黄氏独特风格的书中,一代鬼才黄永玉用风趣且另类的语言给我们讲述他相识的那些比他老的老头:钱钟书、沈从文、李可染、张乐平、林风眠、张伯驹、许麟庐、廖冰兄、郑可、陆志痒、余所亚、黄苗子这些群星般闪亮的名字辉映了中国20世纪中后叶至21世纪的文化天空。唉!都错过了,年轻人是时常错过老人的故事一串串,像挂在树梢尖上的冬天凋零的干果,已经痛苦得提不起来。黄小玉文革过了,我们下了三年乡又回到北

黄永玉文集选

简介:读画如读人,而题跋尤显画家性情。永玉先生作画喜书题跋,每至兴致盎然之时,信笔挥就,长短不一,风格各异。或诙谐幽默,或潇洒,或凝重,或深沉,一如其言其行,可图可点者甚多。坦荡胸襟,横溢才华,尽遣笔端。(李辉) ~小<说T xt++天>堂

黄永玉谈沈从文

简介:三月間杏花開了,下點毛毛雨,白天晚上,遠近都是杜鵑叫,哪兒都不想去了 我總想邀一些好朋友遠遠的來看杏花,聽杜鵑叫。有點小題大做我說。 懂得的就值得廣他閉著眼睛、躺在竹椅上說。 一天下午,城里十幾位熟人帶著鑼鼓上院子來唱高腔和儺堂。 頭一句記得是李三娘,嗩吶一響,從文表叔交著腿,雙手置膝地靜穆起來。 不信芳春厭、老、人、 聽到這裏,他和另外幾個朋友都哭了。眼睛裏流滿淚水,又滴在手背上。他仍然一動不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