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shutxt.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周易大师1》第32章 飞龙在天 (3)

  我心情放松下来,说:“梅花圣手真名叫肖衍四,大都人,曾于八年前离开大都游历全国各地,期间拜世外高人为师,得邵氏《梅花易数》真传,于三年前回到大都隐居,为侯仕易所逼,今年年初死于看守所。”

  邵泽修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好像我是在讲一件外星人的事,急不可待地问我:“不会吧?以梅花圣手的功力,侯仕易怎么可能逼死他呢?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肖衍四是我师父,如果你不信,可以去公安局调他的死亡记录。”

  “什么?你是梅花圣手的弟子?如此说来,‘四道神’是存在的喽?”

  什么叫世外高人?这四道神就是,不管是正是邪,人家从不挂名兼职,著书立作,搞那些虚名。以邵泽修这等阅历,竟然没见过“四道神”,可见江湖是多么的深不可测。

  “侯仕易为得到《梅花易数》,逼死我师父还不算,更是多次设陷阱害我,令我也几乎命丧荒野。”我把我的遭遇简要地向邵泽修讲了一遍。

  “你究竟得到肖衍四真传没有?”

  邵泽修也不能免俗,迫不及待地关心起《梅花易数》的秘诀。这也难怪他紧张,他毕竟是邵康节的二十九代孙,他骨子里肯定是认定《梅花易数》是他祖上的东西。

  我摇头说:“幸好我没来得及学,若不然怕是也活不到今天了。”

  “没想到侯仕易是这样一个卑鄙小人,如果他当选了大都易经学会的会长,那真是易学界的耻辱!”邵泽修愤愤地说。

  我又抛出一个重磅炸弹说:“我现在怀疑,阴会长走麦城的那个项目,是侯仕易做了手脚,因为这跟害我师父的手法非常相似。”

  我也不能确定我的怀疑成不成立,我是故意把这个信息透给邵泽修的,我想只要他有心要争会长这个位子,肯定会按我提供的线索调查侯仕易,只要是姓侯的干的,他就死定了。

  “怀疑不行,得有证据,你能拿出证据吗?”

  “可以找到证据,如果改变宅运,肯定要对周边环境或大楼内部作很大的调理,做了就抹不掉。”我提醒他说,“我认为阴会长肯定知晓是怎么回事,只怕是他有难言之隐,才没有揭发真相的。”

  邵泽修说:“我知道了,这事在明天选举之前你不要和任何人提起。”

  我笑笑,见目的达到,告辞出来。

  在走廊里遇到从别的代表房间“沟通”之后出来的郑巨发,他低声问我:“怎么样?顺利吗?”

  我做了个OK的手势说:“你就瞧好吧!”

  今年的易经年会完全按政协会议的程序来的,第一天是工作报告,第二天是分组讨论,第三天是新的理事会成员选举。这得益于名誉会长常城的指导和设计,他在政协里就是分管宗教、文史的,对中国的传统文化非常热爱,他说大都的《易经》发掘和研究工作,一定要在他有生之年得到长足的发展。

  正是因为他的大力支持,大都的易经学会才得以发展壮大,大都市的易经学术氛围才空前热烈。

  我身边的一位理事告诉我,常城在当建委主任之前是交通局长,很强势的一个人,大都市的道路工程,基本上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前几年他主持修建的三环路工程,有一座立交桥,交工才一年就塌了,但是他竟然毫发无损。几个月后又调到建委当主任。做交通局长时他不叫常城,叫常诚实。后来认识了阴曰阳,不知为什么,在进建委之前,把叫了几十年的名字给改了。他在建委稳稳当当地干了五年,不复有当年交通局长之勇了,性格变得温和了许多,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大小工程一概不插手,干部任用上是能升不降,该降的能拖则拖,很得民心,也颇得市领导器重,已经有意要提拔重用他了,可是在关键时刻,他却出乎意料地谋了个闲职去了政协。

  学会里有一位精于四柱学和姓名学的人,名叫朱宝来。据说,他还有一个绝技是,只要与他握手超过三分钟,他可以读出你一生的运势:何年生,何年死,何年有灾,何年有喜,非常精准。他对常城的经历很感兴趣,于是专门找机会与常城接触,并终于握到了他的手,获取了常城的命数信息。按他的推算,常城在建委主任任上就该有牢狱之灾的,是阴曰阳通过为他改名调整了他的运势,然后又主动隐其锋芒,规避官煞,才躲过了一劫。

  姓名学,就是通过天格、地格、人格等灵动数,配合生辰八字、阴阳五行,推算出人的命数和运势,如果有冲煞的,可以通过调整名字的笔画数达到五行相生相合,以改变运势。这事在外行人看来很玄,但是对于研究四柱与姓名学的人来说,改名字是可以达到改运目的的。

  我在上初中时就系统地看过姓名学方面的书,那时是觉着好玩,后来到了高中,对姓名学的掌握就已经很熟练了。没事的时候给班上的同学测名字,不好的就给改一个,弄得同学们给我起了个“周指弱”的绰号,意思是只要我指着谁的名字说一个“弱”字,那这个人的名字就要改了。大家都怕我指他们的名字,因为改名字很麻烦,我若说他们的名字不好,弄得他们信也不是,不信也不是,心里成天犯嘀咕。

  有一个南方人在我们那个县城开了家茶叶专卖店,不知从哪听说我无师自通,对姓名、商号有研究,就通过一位老师找到我,让我帮他的茶叶店取个名字。当时我以为他是说着玩的,不可能相信我,但是我还是很认真地合着他的八字,给他的茶叶店取了个“知清茶庄”。没想到那个南方人喜欢得不得了,专门请人做了烫金的木匾挂在了门上,这家茶庄一直开到现在,六七年了,生意非常红火。

  所以我对常城改名避灾的说法是深信不疑的。

  在这两天里,我对会议内容毫无兴趣,坐得离主席台远远的,专门找一些不喜欢开会,热衷传播业内消息的灵通人士恶补我对大都市风水界的无知。两天下来,收获颇丰,使我对大都市风水界有了较全面的了解。

  但是我最关注的还是邵泽修的行动,自从我和邵泽修沟通完之后,我一直很留意观察他,我担心他会对我提供的线索无动于衷。可是当天晚上,他就去了阴曰阳的房间,而且两个人谈了很久。这表明他是很看重这次选举的。

  阴曰阳在堪舆失手这件事上的态度令我很是困惑,他是一位经验丰富的风水师,不会不知道自己失手的原因,只是不愿意捅破罢了。我猜他可能是因为自己岁数大了,对名利看得淡了,不愿再去惹那些江湖是非。可邵泽修正是如日中天之时,又有强大的后盾,他不会错过这个证明自己实力、提高自己江湖地位的机会。但是邵泽修要想阻止侯仕易,必须得有阴曰阳的支持才行,阴曰阳要支持他,先得洗清自己才行。这是一个链条,邵泽修是明白人,我想他找阴曰阳就是为了这事。

  阴曰阳虽然修炼到进退自如、淡泊似水的境界了,可也不愿在自己的风水生涯上写上不光彩的一笔。既然自己有难言之隐,不便出头露面,那现在有人要为他出头,他又何乐而不为呢?阴曰阳知道了侯仕易的所作所为后很吃惊,思之再三终于同意把他知道的“失卦”的内幕讲出来。

  阴曰阳让邵泽修把我也叫到他房间,他说这个内幕他可以讲出来,但具体怎么处理要我们三个人研究一下再决定,从他肃穆的神情里,我看出了这件事非同小可。

  阴曰阳认真地观察了我几分钟,又问了我的八字,然后征得我同意后,伸出左手在我命宫处(两眉之间)摸了几下,暗自点了点头,问我:“肖衍四给你说过他是梅花圣手吗?”

  我说:“他没亲口说过,但钱通海告诉我他就是梅花圣手。”

  “你见过奇门怪客钱通海?”

  “是的。”

  阴曰阳把邵泽修支出去,关好门,面带微笑说:“钱通海拥有奇门遁甲秘术不假,可是在识人上就差太多了,他说错了,肖衍四虽然是周易高人,对《梅花易数》也有领悟,但他不是梅花圣手,不过他选你做弟子,还是颇具慧眼的。”

  我也不相信师父是梅花圣手,只是抬出这个名头来,让邵泽修做文章罢了,没想到阴曰阳一语道破,还非常自信地下了否定的定论。

  阴曰阳又说:“天一,不用管肖衍四是谁,你知道你是谁吗?”

  我诧异地说:“我就是我啊,我还能是谁?”

  “错了,虽然我的修为不够,但也能看出你是一个大异之人。你命宫主星天机天梁,乃双星共坐,但命深处还隐有双星,紫微斗数命盘里不显,这是常人没有的。你身有奇骨,命有奇数,将来得遇高人开了天眼后,便会龙腾九天,福泽天下。真没想到,千年一造化的天机异人会让我遇到。”阴曰阳激动地说。

  我记起小时候曾有一位老人也说过我是异人,所以对阴曰阳的话也就见怪不怪了。什么异人不异人的,我没特别的感觉,这也许只是他们想当然吧。人活在世上得先自助,然后再去想助人为乐的事,至于福泽天下这样的宏伟蓝图,就有些自欺欺人了,做一国之君的都做不到福泽天下,甚或连自己的家人都保证不了能福泽得到。我没什么大理想,顺顺当当把一生打发过去就好,至于别人怎么说我都无所谓,我有足够的清醒。

  我淡然一笑说:“阴会长,你这话可别出去说,要不然我的麻烦可就大了。”

  “我知道的,所以让邵泽修出去嘛。”阴曰阳拉着我的手说,“天一,我非常清楚失卦那件事情是怎么回事,但我一直不说,是因为这里面有个利害关系。我是凡夫俗子,若解这个谜必遭其殃,而你是异人,有大造化,由你破解这个谜就没问题了。所以,我的清白就全靠你了。”

  我不懂他的意思,问:“还有这样的事吗?”

  ?二十八、易经学会

  《系辞》曰:君子安其身而后动,易其心而后语,定其交而后求。君子修其三者,故全也。危以动,则民不与也;惧以语,则民不应也;无交而求,则民不与也。莫之与,则伤之者至矣。孔子说,君子谋事,当保证自身的安全然后行动,与共同谋事的人换位思考,取得共鸣,让对方认可自己再合作,做到这三点才能成事。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谁会跟你合作?强迫别人去做,怎么得到真心响应?你不与别人诚实地交往,谁会为你付出?没有人帮助你,那么,伤害你的人也就来到了。

  阴曰阳又把邵泽修叫了进来,他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

  几年前,南方某国际大城市要修一座大型立交桥,立交桥一根巨大的柱子需要打桩的时候,打到几十米深的地方突然出现了意想不到的事情,总是塌方,还险些酿成大事故。干这个工程的是国内一流的桥梁工程公司,什么样的高难度工程和多复杂的地质条件都遇到过,都没问题,没想到却在这里被难住了,设计了多种施工方案仍然进行不下去。公司高层有一个人略懂风水学,就建议请风水师来堪舆。可是接连请来多位风水界大师级人物,都是看过之后,找借口搪塞过去,然后走掉,没人敢去动这个地方。后来一位高人指点说,这个地方是城市的龙脉所在,而这根柱子的位置恰好是龙头的位置,要想立下这根柱子,必须得把龙送走。于是就请出了龙华寺的大和尚——一位得道高僧。这位高僧做了七天法事,然后再打桩,就很顺利地打下去了。

  我听明白了阴曰阳讲这个故事的用意,说:“你失卦的那个工程也是因为伤了龙脉吗?”

  “那倒不是龙脉,龙脉不是所有的城市都有的。那座大楼被人施了符咒,而且他的用心恶毒,手法凶悍,就像建埃及金字塔的法老一样,下了毒咒,造化不够的人只要动这个穴位,必活不过三个立春。这就是我不能去解开失卦之谜的原因。你们提到了侯仕易,这倒让我恍然大悟,他所使用的冲煞肖衍四的手段确是阴险,与做我的这个手段是一致的,可是我认为他的功力没有这么深厚,他背后必有世外高人指点。”

  钱通海说过,四道神之一的天符双魔,为人狡诈,善弄诡术,莫不是侯仕易请了那两人来所为?

  邵泽修问:“那这个符咒就无法可破了?”

  “当然有法可破,自从失卦之后我就开始联络国内所有知名的风水大师,经过研究,已经找出了破解这道符咒的方法,只是苦于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无法实施。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这个造化之人就在大都。”阴曰阳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说,“我刚才试 了试天一的慧质,作为梅花圣手肖衍四唯一的关门弟子,他可胜此任,而且不受符咒所伤。”

  阴曰阳在邵泽修面前故意隐去我的所谓异人身份,突出了梅花圣手弟子的身份,他没征得我同意,这让我很是不快。我不想做什么异人,也不想担梅花圣手弟子的虚名,侯仕易、陆成伦等人一直在打《梅花易数》的主意,我避之犹恐不及呢,岂有不知好歹妄认的道理。可是阴曰阳已然这样说了,我又不好再争辩,于是很生气地瞪了他一眼。

  邵泽修见阴曰阳认定了我是梅花圣手的弟子,神情耐人寻味,他一定在想,这《梅花易数》本是他老祖宗的东西,怎么会落到了外人手上呢!

  阴曰阳和邵泽修一致决定,要把所有参加年会的代表们召集到质监局大楼前,由我当众破解符咒,揭开真相,让侯仕易当会长的梦破灭。

  我觉得这事有点悬,谁知道阴曰阳是不是要害我,先给我戴个异人的高帽,又给我弄个梅花圣手弟子的招牌,还什么造化之人,如果我什么都不是,那不是自寻死路。我才二十多岁,要是因为这个死了,父母谁管,阿娇怎么办?想到这里,我毫不犹豫地说:“我做不了这事。”

www.xiabook.comWWW、xiAbook.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程小程作品集
程小程其他作品: 《程语》《做局》《商道密码(进退诀)》《周易大师》《周易大师1》《程小程爱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