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shutxt.com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传记 > 《不得贪胜》全文阅读 > 正文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不得贪胜》―辈子一起吃饭的女子

  虽然说起来还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想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一 下我和我永远的人生伴侣——我妻子的故事。
  
  我总觉得我们初次见面的地方是韩国棋院。对,肯定是韩国 棋院。我的妻子在2008年春天,作为明知大学四年级毕业生进 入了围棋网站CYBERORO做记者,因此会经常出入韩国棋院, 而我如果没有海外远征和地方的围棋邀请赛,大部分时间都会在 韩国棋院里对弈度日。所以我想,很早之前,我们就在韩国棋院里初次见面了。
  
  而我们把彼此都看做是异性的初次见面则是在2008年的9 月。当时三星火灾杯开幕仪式在大田三星火灾流星研修院举行, 我们正是在这个地点相遇。
  
  当时我和金泳三八段在研修院宾馆的前面东一句西一句地聊 天,然后泳三哥看见了正从旁经过的她,就叫着她的别名说:“冒失鬼,去哪? ”
  
  直到那个时候我还并不知道她也是围棋研修生出身,也不知 道她是CYBERORO的记者。这个女孩像一只蝴蝶一样,轻盈地 走到我们面前。虽然说不上是一见钟情,但是她的那种明亮新鲜 的感觉让我眼前一亮。
  
  对她的第一印象是明朗少女。泳三哥在她小的时候曾经指导 过她的围棋,所以算得上是师徒关系。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两个人只不过才说了几句话,就很亲切自然了。这个女孩和比我 大一岁的泳三哥两人,如同是小妹妹和大哥哥一样地谈话,却毕 恭毕敬地称呼我为“国手先生”,真的像对待一位严厉的老师 一样。
  
  我是一个相当不苟言笑、令人难堪的人,而她却不在乎这一 点先向我搭话,由此看来她真是个平易近人好性格的人。而我, 不论对方是男是女,从来都不会先向人家走近一步。
  
  我们接受了她的提议,到研修院里的健身中心一起运动,然 后那种初次见面的尴尬立刻就消失不见了。而等到开幕式结束 后,我们一起搭泳三哥的车回首尔,这个时候我们便像是老熟人一样,一点拘束也没有,亲近了许多。
  
  莫非所谓的姻缘就是这样。这是我第一次和某个人如此迅速 地亲近。由于我本来性格消极,所以两人的关系没有什么大的进 展,可是我能感觉得到我们之间在一步一步地亲近着。
  
  10月3日,她来跟踪报道太白山天祭坛对局,由于体力不 好,所以落在了众人的后面,和我一起慢慢地登着太白山。那样 慢慢地同行真是非常愉快,她的一个简单表情都会让我内心愉悦 而平静。
  
  之后我们见面的次数开始增多了。可能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 的吧,她对我的称呼由毕恭毕敬的“李国手先生”开始变成了亲 昵的“哥哥” 了。并不是第一次听到别人叫我“哥哥”,但却是 第一次感觉到心情很微妙。仿佛从头到脚都有一阵电流通过。
  
  我因为上气症和偏头痛所以巳经基本上戒酒了,而她也不喜 欢喝酒,所以我们约会的场所主要是饭店和电影院。
  
  我是那种不懂得怎么逗女孩子开心的无趣男人,而她不论是 和我一起看电影、话剧,还是一起吃饭散步,只要是和我在一起 都会很开心。虽然我一次都没有表达出来,但是内心深处非常感 谢她的体谅。
  
  如果说我们之间的约会有什么特别之处的话,那就是和她一 起看电影是受限制的。她只要是一看到残忍的画面就会呼吸困难 心跳过速,这种特殊的体质决定了我们不能看任何带有血腥死亡 场面的电影,比如战争片、恐怖片、冒险片、动作片等都是绝对 禁止观看的。
  
  曾经有一次,她们公司组织职员集体看电影,她又不好意思 说自己不能看那类的电影就跟了进去。等到电影开始的时候,她 自己偷偷地溜出了影院,茫然地坐在门口直至电影结束。
  
  可以算作是我们恋情初期的那年的11月,让我们两个非常难 对付的事件发生了。这个也是某种程度上我们早巳预料到的事情。
  
  当时我到釜山参加农心辛拉面杯第二轮的比赛。在农心酒店 里,我遇到了《倾向新闻》的严民龙①(①译者注:人名为译音。)记者,他对我说:“如果 有时间的话,我们一起随便吃点生鱼片吧。”于是我们两个和孙 钟洙委员(农心辛拉面杯的观战笔者〉乘坐出租车来到了太宗 台。酒店附近就有很多的生鱼片店,并且釜山有名的海鲜市场也 不远,为什么非要到太宗台呢,晚上黑漆漆的什么景色都观赏不 到呢。我突然感觉到一点不对劲。
  
  不管怎样,我们还是到了那毫无景色可赏的太宗台海边,并 走进了位于山坡顶上的生鱼片店。我们点了鲷鱼、比目鱼和岩鱼 掺在一起的大杂烩,还要了鲍鱼。正在喝鲍鱼粥的时候,严记者 如同突然袭击一样问了一句:“李国手,那个可以让我报道吧? ”
  
  啊,原来是因为这个!其实我和她正在交往的事实记者们大 体上都巳经了解到了,但是碍于默认的Embargo原则(根据记者 之间的协议,在一定时间内不进行报道的原则)一直没有报道。
  
  严记者平日里待我非常宽厚温和,并且他是那种只要和围棋相关的新闻不管是刀山火海都要在纸面上进行一番演绎。真是很 难开口拒绝他。
  
  所以最后我只能闪烁其词道:“如果能够不写的话最好 了……嗯,您看着办吧。”结果第二天后不仅是《倾向新闻》,几 乎所有的报纸都有一篇题为《李昌镐在热恋中》的报道。新闻社 的情报源早巳确认,内容早已确定,随着严记者决心要写的瞬 间,禁止报道的问题就自然而然解决了。
  
  我猜想有可能她也会收到采访的邀请,所以就打电话告诉 她:“我也有些慌张,但是一切都会好的,不要担心了。”我们的 “月老”泳三哥这时候发来短信问:“到底怎么回事? ”
  
  我一脸苦笑,回复了一条简短的信息。
  
  “真是很难为情呢。”
  
  我们成为被舆论所承认的情侣后,她好像也受到了很大的精 神压力。我毕竟是个男人,而且只要一沉浸在围棋学习或者比赛 中,头脑就被这一样东西塞满了,世界上其他的声音对我来说全 都不存在,但是她却不同。
  
  虽然有很多祝福和长辈的赞许,但是并不仅仅有这样好听的 话。由于采访的原因,她需要经常跑很多地方,但是每当这个时 候就会听到很多“背后话”。2010年2月,她感到太辛苦了终于 辞掉了CYBERORO的工作。跳出围棋界的樊笼,她重新回到了 从前,又变成了那个带着阳光般笑容的蹦蹦跳跳的明朗少女了。
  
  她修习剑道,并且达到了三级,是个非常英气坚强的女子, 但是有的时候又像个傻瓜一样。按说,头脑不差,不应该是傻瓜啊。小学三年级到六年级她还住在江陵的时候就开始学习围棋, 之后进人韩国棋院的研修生一组,可以算得上是脑筋灵活。但是 在没能成为职业棋手之前就自动放弃了,可能是她巳经认识到自 身无法狠下心来做这件事情吧。不仅仅是“不能狠下心”的这种 程度,她应该算是“一触即溃”的这种类型。
  
  还在职场工作的时候,一次她开车出去办事,结果有人从后 面追尾,撞到了她的车上。因为是一次轻微的交通事故,并且没 有人受伤。一般情况下,比较善良的车主会让肇事者留下联系方 式以防有什么后遗症,然后痛快地让对方离开。
  
  但是她竟然更进一步向肇事者问道:“没有受伤吧?对不 起。”这样道歉起来。根本没有留对方的联系方式,反而恭恭敬 敬送对方离开。如果事情就这样结束也就罢了,可是那之后她因 为脖子疼还进了医院,真是个大问题啊。
  
  傻瓜旁边又多了一个傻瓜。但是,正是这样一个女子使我经 常面带微笑。
  
  2010年10月15日,我在向亲近的人咨询之后,召开了宣布 结婚的正式记者会。父亲的健康状况欠佳,再加上我是那种极度 抗拒站在众人面前的人,并且如何来区分客人更是令人头疼,所 以我希望简单举办一个只有两方亲戚参加的婚礼。她听到我的这 个想法后说:“召开记者见面会的话,可以借机会求得大家的谅 解。”真是给了我一个绝佳的解决方案。
  
  记者们一直都把我的婚礼称作“围棋界的大喜事”并热烈期 盼着婚礼的到来,听到我的这个决定后他们都很失望,但他们还 是很快地表示理解我的心情和选择。真是感激不尽。围棋界人士 中我仅邀请了我的老师和师母参加婚礼。因为他二位对我来说就 如同父母一样,并没有违背一开始说只邀请亲人的约定。
  
  28曰下午6时30分,我们的结婚仪式在两家父母和亲戚的 注目下开始了。因为没有招待客人,所以就谢绝了朋友们的花环 和礼金。后来有亲近的朋友向我抱怨说“你剥夺了我们向天下第 一李昌镐送结婚礼金的乐趣”,真是令人愉快的调侃。
  
  实际上,我们的结婚仪式连主婚人都没有。结婚誓言朗读、 交换礼物、轻轻地亲吻、来宾朗读成婚誓言,婚礼就按照这个顺 序进行着,在向父母行礼的时候,我不自觉地流出了眼泪。我的 这个样子没有暴露在围棋界朋友们的面前,真是万幸啊。
  
  她曾经向我说:“新婚旅行的话我想用两到三天的时间去济 州岛,我们一起爬汉拿山。”虽然我从来都没有感觉到彼此之间 ”岁的年龄差异,但是当同龄新娘们都做着去世界各地游览梦并 缠着老公给实现的时候,她却要求去济州岛。真是个傻瓜一样的 家伙。
  
  围棋界还是有多位向我那简略的结婚仪式投来贺信的人,我 真是非常感激。其中一位是曾一度被称作我的天敌,但是每当我 们在日本还是别的海外对局中相遇时,总对我和蔼可亲的依田纪 基九段。他在贺信中说道:“赶紧生出个李昌镐二世,让父母们 高兴高兴。”中国的帅哥棋手孔杰九段祝贺说:“比我年长9岁的 李昌镐九段是我从儿时起的偶像。真心地祝愿李昌镐、李度仑二 位新婚幸福,白头偕老。”
  
  我们夫妇二人来到以温泉疗养著名的日本石川县金泽市的小 松,进行了为期三天四夜的新婚旅行。旅行结束后我们在江南区 逸院洞的一间公寓布置了自己的小窝。这个地方正是已经作古的 “韩国现代围棋之父”赵南哲先生生前住过的地方。
  
  我们不久前在家中招待了记者团。因为结婚仪式上没有邀请 他们觉得很抱歉,所以这次改作用温居宴请来代替。温居宴我们 邀请了同事、前后辈棋手和朋友、两家的亲戚,一共办了七次。
  
  我们的家三室一厅,最大的特征就是简洁。墙上别说是格子 装饰了,就连个挂钟都没有。
  
  我们准备的是简单的自助餐,可能都已经饿了吧,大家拿着 盘子转了一圈,很快就盛满了自己要吃的东西。一边吃着饭,一 边拷问,哦,不,应该是提问。
  
  “经常为李国手做饭吗? ”
  
  这个问题看似很尖锐,如果家务做得不好的新媳妇可能会不 知如何回答,但是对我妻子来说,这个问题太简单了。妻子虽然 年纪轻,但是对于料理,她简直老练到让人不可思议。
  
  大酱汤、泡菜汤这种简单的自不必说,猪排、清曲酱汤、生 太酱汤也样样做得美味可口。说起来以前似乎听她说过自己在结 婚前曾经去学院学过两个多月的料理。看来她在料理方面真是很 有天分。
  
  连煮饭她都是结婚之后才第一次开始做。虽然米饭都是由电 饭锅自动煮好的,但是听说有很多新结婚的媳妇们都煮不好。有 一次我听到一位刚结婚的前辈这样向我抱怨说:
  
  “不是,这是怎么回事,我老婆天天喂我吃咖喱饭?你看我 的脸是不是都成黄色的了? ”
  
  我的脸无论何时似乎都不可能变成黄色的。
  
  结婚最大的好处就是我从此不再孤单。拥有一个时刻守护在 身边的人,这种幸福感是用语言无法表达的。我们一起做的事情 有很多。“我们的兴趣怎么变得相似了? ”有时候我们都会被自 己吓到。都说夫妇会随着相处时间的增加而变得越来越相像,但 是我们现在就这个样子真的是有点吓到自己。
  
  平常除了在有对局的前一天我会到书房里研读棋谱外,我们 会一起看电视,一起读书,一起散步。谈论的范围也很广泛,像 日本大地震、希望巴士、平昌冬季奥林匹克等都是我们的话题。
  
  我们的饮食习惯也没有太大的差别。两个人都对肉类不太感 冒。我总体上比较喜欢韩国饮食,尤其喜欢蔬菜类,妻子很喜欢 海鲜寿司和炒年糕。最近我们经常带着母亲一起去寿司店品尝。
  
  虽然年龄上的差距比较大,但是对围棋有很深了解的妻子和 我的对话总能够以心传心,十分安心有趣。她能够理解围棋棋手 的生活习惯,对我的那种在棋盘面前绝对自我的时间也表示宽容 和理解。
  
  身边有的人在过去的时候表示担心说:“李昌镐没有结婚, 所以找不到内心的安定。”而现在他们又开始担心,说:“李昌镐 现在只专心于新婚生活,不能集中于围棋了。”
  
  而我自己倒是怀疑一点:是否结婚真的和围棋有关系吗?胜 负是取决于棋手棋艺高低和心态平和与否的东西。胜利或者失败,那责任只能算到我一人头上。
  
  说这样的话或许有些厚脸皮,也或许会招致非难,但是我觉 得我的妻子就是为我而生的。结婚之后有一段时间我的成绩不 好,她似乎心里很痛苦,我感到很抱歉,但是因为口才不好,平 常也没有温暧的话语来安慰她。
  
  伴侣这个词语的来源于“一起吃面包的人”。这里不是面包 了,在日常生活当中一起吃饭,想要永远一起吃饭的人,我的伴 侣,我的妻子。
  
  我认为自己是个没有过多欲望的人,而我唯一的欲望就是想 永远有妻子一直陪在身边。
  
  最近对我来说又一个重要的幸福的喜事出现了。我们全家人 都在企盼着,等待着我的消息,而就在几天前,那个“结婚后第 一个大希望”被确认实现了。
  
  妻子怀孕了!我简直像要飞到天上去。我仿佛第一次确切地 感受到自己是个成年人了,而我的心情,如同拥有了整个世界一 样地喜悦。
  
  /
  
  “操心”这个词按照汉字本身的意思来解释的话
  
  就是“操作控制内心”。
  
  如果把畏惧解释为对危机的认识的话,
  
  操心性则是那种认识之后一种戒备状态的心境。
  
  表面上看似乎是意思差不多,
  
  但是畏惧和操心性的意思却相去甚远。
  
  /http://www.56wen.com
上一章 返回列表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李昌镐作品集
李昌镐其他作品: 《不得贪胜》